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冰山美人的灵与肉
冰山美人的灵与肉

冰山美人的灵与肉




    唐吟雪今年25岁,是Y大学外语系的教师。

    她跟老公杜原是两年前经人介绍认识的,但直到三个月前才办完婚礼。

    杜原比她大三岁,据说他在美国念完博士后,本有机会拿到绿卡,但因爲舍不得唐吟雪,还是选择了回国进了省物理研究所当一名普通的研究员。

    俩人虽不富有,在旁人眼里也算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杜原并不是她的第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结婚前,唐吟雪利用经期最后的一点血迹骗了杜原,换来了他“我一定对你负责”

    的保证。

    这个书呆子至今都以爲他娶到的是个完美无瑕的玉女。

    有几次,面对杜原温柔而充满信任的眼睛,她几乎忍不住要把一切真相都向他坦白。

    但每次她都咬紧嘴唇把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想象这么做的后果。

    出于对老公的愧疚,她总是在床上曲意承欢,然而她很难说从杜原那里得到过真正的悦乐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爲,过去她体会到的官能快感过于强烈,一旦尝过了那味道,普通的性爱再也无法满足她?“难道自己真的是个堕落淫荡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这样的念头,有时会突然猝不及防地闪过唐吟雪的脑海。

     沉浸在新婚喜悦中的杜原怎会知道妻子的心事。

    杜原从小就是个学霸,获得过不少荣誉。

    但最让他骄傲的莫过于娶到了唐吟雪。

    自从他和唐吟雪正式确立关系起,每次同学聚会,隻要有可能,他都会带上唐吟雪。

    因爲他很清楚,无论他的同学中有多少年少有爲,身家亿万的“创业精英”

    ,就凭自己身畔有这么一位清纯秀美,气质如兰的大美人作伴,已足以在暗暗进行的较量中将他们轻松击败。

    唐吟雪既是位难得一见的美女,更兼身材诱人,自然也具备所有美女的共同点,那就是矜持骄傲,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据她自己说,上大学时,有个男生给她写了两年的情书。

    后来她把这些情书抱到那个男生面前,一把火烧了。

    杜原觉得自己能抱得美人归,一半是因爲自己足够优秀,一半则实属幸运。

    身爲他的合法丈夫,隻有他杜原才有权利真正拥有这冰山美人的灵与肉,隻有才能见识唐吟雪冷傲外表下热情娇媚的另一面,而其他所有人,终其一生隻能徒劳地幻想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一点,一种帝王般的荣耀感便在杜原心底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这天正是周五。

    吃过了晚饭,像往常一样,杜原歪躺在沙发上,用手机浏览着新闻。

    唐吟雪则立在窗前,一边观赏着窗外的夜景,一边品尝着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杜原忽然拍了一下大腿,重重地歎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唐吟雪瞟了他一眼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杜原说:“你知道吴义龙这个人吗?”

    唐吟雪的酒杯刚沾到嘴唇,听到这话愣了一下,低头沉吟了几秒锺,答道:“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杜原又说:“我在看一篇爆料帖,说这吴义龙原来是你们学院的学生,因爲骚扰和强奸女生,被抓去坐牢了。”

    唐吟雪皱了皱眉,没再接话。

    杜原继续发着牢骚:“这帖子又说,其实坐牢什么的就是胡扯。原来他爸把他送美国逍遥了一年,如今又大摇大摆地回来了。唉,你说这如今是什么世道。”

    唐吟雪问道:“这帖子是谁发的?”

     杜原说:“发帖的叫『披着狼皮的小狗』,没准儿也是你们学院的什么人,不然怎么知道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你知道吴义龙他老爸是谁吗?”

    唐吟雪说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杜原说:“说出来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他又歎了口气:“唉,真是个有钱人可以爲所欲爲的世界啊。”

    唐吟雪把酒杯放在窗台上,走到客厅,紧靠着杜原坐下。

    她拉过杜原的手说道:“老公,你就别整天爲人家的事儿操心了。你看你整天看手机,怎么不好好看看我呢?”

    杜原感到妻子软玉温香般的娇躯紧紧贴在自己身上,鼻尖嗅到阵阵澹雅清新的气息,加上她软款而娇媚的声音,顿觉小腹一阵火热。

    于是放下手机,一隻手揽过唐吟雪的腰肢,把她斜抱在怀里,另一隻手很自然地抚向她饱满高耸的乳峰。

    因爲是在家里,唐吟雪隻穿了一件白色吊带睡衣。

    杜原的抚弄隔着一层衣物,但薄薄的丝质睡衣与乳肉的摩擦却带来一种异样的刺激。

    杜原的大手透着一股热力。

    他不时地逗弄她乳尖的蓓蕾,惹得唐吟雪不安地扭动身体,发出一声撩人的呢喃,如同一隻发情的猫咪。

    杜原胯下不甚雄伟的物事也渐渐鼓胀起来,在双腿间支起一顶小帐篷。

    唐吟雪也已经是面如红豆,媚眼如丝,一幅欲迎还拒半含羞的娇媚模样。

    杜原忽然嘻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吟雪问道:“老公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她正在情潮汹涌的当儿,声音也是又娇又涩。

    杜原说:“我在想,要是你班上的学生看到你现在这样子……”。

    唐吟雪娇嗔道:“哎呀,你坏死了。我才不给他们看呢,我隻给我的老公一个人看!”

    在她心里,她当然知道这些正值青春期的大男孩对自己会有什么幻想。

    她也不止一次在忽然转身时察觉到他们钉在自己身上的焦渴目光。

    这念头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,却让她的身体没来由地变得更加燥热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动作在杜原看来却显得无比诱惑。

    他一把将唐吟雪睡衣的下摆撩到腰际,扯下她早已濡湿的黑色内裤丢到地毯上。

     随后从裤裆里掏出昂然翘挺的阳具,炫耀似地晃了两晃,朝唐吟雪的玉腿根部挺去。

    不待老公吩咐,唐吟雪已配合地张开修长白皙的玉腿,迎接男人的撞击。

    在杜原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,她啊地媚叫了一声,紧紧抱住了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采取的是女上男下的所谓“骑乘式”。

    借助沙发的弹力,杜原双手紧紧地固定住唐吟雪的纤腰,展开直上直下的长程抽插。

    虽然结婚已经三个月,但唐吟雪的小穴依然紧緻如处女一般。

    每次他将阳具抽出体外时,小穴内的媚肉都缠着他的阳具恋恋不舍,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快感。

    唐吟雪款款扭动浑圆的雪臀,迎合着丈夫的挺送,使他的男根能更加深入,口中浪呼豔淫不绝。

    能娶到这么一位人前冷澹若天仙,床上骚媚如荡妇的妻子,杜原对上苍充满感激。

    男人的高潮来得快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不过才十多分锺,杜原就已经爆发了。

    和一切刚做完爱的男人一样,他感到疲惫而空虚。

    匆匆洗了个澡,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他很快便沉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而唐吟雪却失眠了。

    今晚她之表现的得的确像个十足的荡妇。